杉矿公司、农科公司党委举办基层党支部书记培训班 [2017年11月30日]   了解更多 >>

行业动态

1000亿元如何为煤炭、钢铁行业托底?

发布时间:2017/11/24 14:15:05 作者: 文章来源:本站 阅读次数:

北京3月2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近日,在国新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人社部部长尹蔚民表示,去年,我国城镇新增就业1312万人,年末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05%,形势总体稳定。但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尹蔚民同时强调,今年就业形势相对复杂艰巨。在去产能过程中,单是煤炭和钢铁行业,就将有180万职工需要被分流安置。“去产能”这是新年刚过,中国经济的关键词之一。2月4日,国务院发布《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实现钢铁行业兼并重组取得实质性进展,产业结构得到优化,资源利用效率明显提高,产能利用率趋于合理,产品质量和高端产品供给能力显著提升,企业经济效益好转,市场预期明显向好。“去产能”之后的职工安置问题成为焦点。工信部副部长冯飞此前表示:政府要为去产能过程中的员工安置问题兜底,中央政府决定设立两年1000亿的专项奖补资金,用于解决职工安置问题。去产能工作具体应如何推进?职工安置问题又能否得到妥善处理?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产能过剩急需改革

人社部最新数据显示,去年全年,我国城镇新增就业1312万人,年末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05%,完成了失业率控制在4.5%以内、城镇新增就业1000万人以上的目标。

人社部部长尹蔚民表示,受经济下行压力和高校毕业生持续增加的影响,今年就业形势相对复杂艰巨。尹蔚民说:“化解过剩产能会造成一部分职工下岗;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有一部分企业生产经营困难,会造成企业用工不足;今年的高校毕业生是765万人,比去年又增加了16万人。”

化解过剩产能是今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尹蔚民透露,煤炭和钢铁这两个行业作为去产能的切入点,初步统计共有180万职工需要分流安置。人社部将努力做好化解过剩产能过程中的职工安置工作。尹蔚民说:“第一,鼓励企业依靠现有的场地、设施、技术开辟新的就业岗位,让分流出来的职工在本企业继续就业;第二方面,对需要离开本企业的职工,启动就业扶持计划,在职业培训、职业介绍、职业指导方面采取一系列措施,帮助职工能够尽快就业和创业。第三方面,对符合条件的实行内部退养,也就是说距法定退休年龄五年以内,职工本人自愿,企业同意,可以实行内部退养。”

另外,中央财政将拿出1000个亿的奖补资金,用于去产能过程中的职工安置:

尹蔚民:对不能实行市场就业的困难职工,政府将开辟公益性岗位托底安置。同时,我们的失业保险和就业专项资金对其中符合规定条件的也要予以相应支持。还会妥善做好职工劳动关系的处理、社会保险关系的转移接续等相关工作。

“十二五”期间,由于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电解铝、船舶等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同时从资源环境的角度来考虑,有一些高耗能、高污染的产业存在着一些落后产能,“去产能”势在必行。工信部副部长冯飞表示,目前已经提前一年完成十二五“去产能”目标:“产能严重过剩必然导致产品价格的持续下降,47个月PPI持续下降,这不仅加剧了企业经营的困难,同时出现了行业性的亏损。比如说像钢铁,需求很难再进一步的提升,特别是去年出现了几十年一见的国内钢铁需求的首次下降。未来的需求,基本上是到需求峰值的平台期,很难再进一步提升。需求上不去了,供给过快,去产能是必然的变化过程。”

冯飞表示,“十三五”期间,将通过法律、标准严格的实施,通过经济激励手段来利用市场倒逼机制等手段,加快钢铁、建材、有色金属、轻工、纺织和食品这六大领域19个行业的过剩产能退出步伐。冯飞说:“在‘十三五’期间,钢铁压减1-1.5亿吨钢铁产能,目标还是使得产能利用率恢复到相对合理的水平上,在75%以上。水泥行业主要是推动联合重组来优化组织结构和产业布局,再一个我们要推水泥行业的错峰生产来适度压减产能。”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目前工信部正与发改委积极研究制定稳妥处置“僵尸企业”的具体实施方案。所谓“僵尸企业”,是指已停产、半停产、连年亏损、资不抵债,主要靠中央政府补贴和银行续贷维持经营的企业。冯飞说,今年年初,国务院已经确定这项工作主要在产能过剩更加严重,市场化退出的障碍更加明显的钢铁和煤炭这两个行业推进,总的原则是市场倒逼、地方组织和中央支持。冯飞说:“在做这项工作当中,主要需要关注的问题,就是在结构调整当中要妥善处理职工安置工作,因为退出、去产能会涉及到职工的失业问题,所以在‘僵尸企业’企业处置过程当中,我们强调要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中央政府决定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资金的规模是两年1000亿,就是用于解决职工安置问题,解决好安置,解决好职工的转岗、技能培训等方面的问题。在结构调整当中还会涉及到资产的处置问题,主要还是采取市场化的办法来处置不良资产。”

钢铁行业低迷尝试改革

钢铁行业被视为全球经济健康状况晴雨表,而中国钢铁产量占到了全球产量近半,向来以“全球第一钢铁大国”自居。然而,2015年似乎为这个钢铁大国注入了新的含义———产能过剩特别大的国家——钢铁行业已成为中国产能过剩规模最大、最严重的领域之一。因此,被作为“十三五”五大任务之一的去产能,也将从钢铁行业开始试水。

腊月二十七,记者来到河南省安阳钢铁公司采访。安钢生活区的市场里,照旧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到处是采购年货的人群,看不出一点萧条、冷清的迹象。安钢集团主办公楼前,挂着“坚定信心,迎难而上,坚决打赢安钢生存保卫战”的巨幅标语,告诉人们这家企业正在经历一场严峻的考验。

姚宁宁负责安钢集团公司的报表统计工作,每天需要和公司的各种报表数据打交道,公司的生产经营情况最熟悉。姚宁宁说:“还是比较看重中国传统的东西,也没有说因为生产大家看的很萧条,精神状态还很好,但是实际上厂里的生产形势很不乐观,一看数字,前面都是一个减号,负多少,负多少,全部一溜负数,没有一个盈利的。”

拥有58年历史的安钢是一家拥有千万吨级产能的地方特大型国有钢铁企业,位居河南省第一大钢铁企业,2001年A股上市。但自2012年以来,安钢已经度日维艰。就在今年1月29号晚间,安阳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2015年度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亿元左右。

钢铁业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冷的寒冬,安钢公司生产经营部部长魏群感觉到压力重重:“现在确实感到,现在的形势太难了。从经营管理角度,现在能够保证不亏,太难了。钢材价格不如白菜价嘛,一斤钢材也就是8毛钱的价格,白菜现在还有1块、2块、甚至3块的,确实钢材价格没有白菜价格贵。”

安钢的钢铁主业已连续五年未盈利,集团负债率超过80%,在职职工3万多人,公司经营形势严峻,对于普通职工的影响显而易见。姚宁宁说:“最简单一个,我们年终奖平均就是2000来块钱,今年就发了1000多一点,工资暂时还没有(减),不过形势不好的话也是要动(减)。”

魏群说,他从业30年,第一次遇到如此低迷的钢铁行业困局:“个人来讲,好的时候作为一个安钢人很自豪,走到一个地方一说是安钢的大家都另眼看待,挤破头的都来安钢上班。现在效益不好,大家包括很多亲戚朋友一说安钢又不行了,到现在还在继续亏,内心的压力确实非常大。”

而就在1月4号,“安钢50万元年薪公开招聘”,这则由“安钢集团”官方微信发出的消息引起业界广泛关注。魏群告诉记者,在当前钢铁企业减人、减薪的困境下,开出如此高的价码在安钢尚属首次,在钢铁行业也并不多见:“今年我们叫生死保卫战,支撑就是一个技术的支撑,我们的铁前这一块运行不是很稳定,吨材成本铁水成本占的是非常大的,这是我们生产过程中的一个薄弱环节。我们必须采取有力措施。尽管我们各方面资金都很紧张,但是引进人才解决我们的主要问题,50万,30万从数额上很大,能够把我们的生产困局解决了,能收到的效益是很可观的。”

安钢生产经营部部长魏群说,全力推进‘市场倒逼’,是安钢2016年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安钢将进一步加大“市场倒逼”力度,以销售订单价格为基准,倒推每个生产环节的成本,让全公司指标、成本与市场直接对接,实现价格倒逼,形成价值链管理体系。魏群说:“整个产品结构还要向高附加值产品转变,普通材现在的比例还是比较高一些应该在50左右,往下减的话我们的效益还是相当可观的。除了加强工序管理降成本以外,剩下的就是产品结构的优化和调整。”

一份安钢集团文件显示,2016年安钢主要目标是:生铁1140万吨、钢1127万吨、材1100万吨,销售收入390亿元,全年实现“止血”目标,力争实现盈亏平衡。魏群说:“上半年应该说还很难,下半年如果说,按照国家要求政策的出台,可能要好一些。”

对于安钢未来的道路,业内人士分析可能有两条:第一条就是被兼并,先把不良资产处置完,剩下的优势产能并入好的企业。由于河南不存在比安钢大的优势企业,安钢很可能是被省外大型钢铁企业兼并。另一条路是在政策支持下,安钢去兼并河南省的小钢铁企业,整合河南的钢铁资源,形成河南钢铁集团。

吉林省首钢通钢集团通化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烧结厂班长王君富,他19岁来到通钢,扎根通钢20多年,他勤于专研,练就了一身的好本领,是厂里的技术骨干,设备“医生”。他也见证了通钢的发展与变化。

在通钢烧结厂滚滚的热浪中,记者见到了浑身湿透的工人王君富。当个钢铁工人特别的辛苦,在高炉前的每一次操作都是一次挑战,容不得半点马虎,而在王君富和每一位钢铁工人的心中,钢铁的铸就十分神圣,承载的是他们的汗水与心血。王君富说:“是用心和汗水给我的感觉,每个工人都付出他的辛苦,其实我们一线的工人是特别的辛苦,要不你可以去体验一下,闷热,烤的慌就像火烤的那种感觉似的,在那种环境下你不干活,你就是走一趟你的衣服基本上是湿的,你何况是在我们那工作呢。”

面对市场的挑战,提起通钢最近的变化,王君富说的最多的两个字就是“革新”。首钢通化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把节能降耗,技术革新贯穿到一线工人,每周的例会,王君富等一线工人都会针对生产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踊跃地提出改革建议。王君富说:“这个合理化建议,也是公司倡导的。围绕着环保了,节能降耗了,这些方面只这些合理化建议。根据现场的实际情况吧。需要一些小改小革,利用文字的形式提交上来,真要是采纳了。还有相应的奖励政策。”

大伙能够如此踊跃地提出革新建议,原因就是公司十分重视工人们的合理化建议,并把改革建议转化为生产力,让通钢的生产技术和生产环境发生着悄悄地变化,也让工人们的信心更足了。王君富说:“现在自从我们转型之后,从人员来说,比以前少了,环保这块是比较符合环保的政策。照比以前那是大有改善,这个建议要是提起来之后,真能达到预期的效果,从质量,劳动量,都有所减少和提高。从心理上来说有种挺自豪的感觉。”

近二十年来,通钢从几十万吨的产量跨步成为全国大型钢铁企业的行列,是这些像王君富一样的普通工人支撑起了企业发展的脊梁。他们经历了市场带来的阵痛,经历了改革带来的喜悦,虽经历风雨剥蚀,但是依旧对企业的发展充满了信心。王君富说:“我对通钢挺充满信心的,现在来说正在转型,淘汰一些老的设备,现在是,钢铁行业不太景气,但是我们从公司一直到厂子,也都是积极的节能降耗了,这都是一个举措,怎么有个过程,有个正确的引导,我希望通钢越来越好,我看到通钢的未来。”

煤炭行业已陷入困境三年多,2015年亏损面已经超过八成,且因为产能过剩很严重,2016年仍旧不乐观。面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亚洲最大中央集中型炼焦选煤厂在行业寒风中能否屹立?在安徽淮北的街头,记者采访了临涣选煤厂女工王毅。记者见到王毅的时候,她刚刚买菜回来。篮子里放着牛肉、蒜黄等食品,这是她今天准备的午餐。王毅有些不好意思,她告诉记者,自己是淮北矿业集团临涣选煤厂的职工,作为亚洲最大中央集中型炼焦选煤厂,以前行业景气的时候,临涣选煤厂1600万吨的年入洗能力几乎满负荷运转。现在,连买菜都要精打细算了。王毅说:“那时候天天生产,上班虽然累,收入还是不错的。现在行业不景气了,收入也明显下降了。”